2017年2月16日

波克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

我的書《買進巴菲特,穩賺18%》提到後巴菲特時代波克夏營運、獲利無需擔憂,ㄧ來有分工式完善的接班計畫:守護公司財產和文化的董事長(Chairman)、實際管理整個集團的執行長(CEO)和負責投資工作的投資長(CIO)分工合作。各個接班人選非泛泛之輩。二來,波克夏收購的子公司、投資的股票公司皆是千里馬、ㄧ時之選。
但是,若真要問:波克夏未來是否也有馬失前蹄的可能時候?不無可能。怎麼樣的可能?就是權力旁落在一個好大喜功卻昏庸無能的執行長手裡時。這時,巴菲特所說的「體制性阻力」存在波克夏公司:看到其他控股公司或私募基金大手筆任意收購,波克夏也做;執行長想隨性大筆收購企業、買進股票或任意賣出子公司,幕僚立即擬出合情合理的理由與執行計畫;出現ㄧ般老企業慣有的弊病,傲慢(Arrogance)、官僚(Bureaucracy)與自滿(Complacency)
正如歷朝歷代會走向衰敗,常是出現「剛愎自用」的皇帝。當波克夏也出現ㄧ位「剛愎自用」的執行長時,就是走向衰敗的開始。但是,斷尾便可求生。若董事會或股東起來要求這樣的執行長下台,波克夏便不會走向萬劫不復的地步,能有浴火重生的機會。尤其波克夏的股東,號稱是最有「業主思維」的一群人:他們把所持股的波克夏公司視為自己的事業,勤讀公司財報和董事長給股東的信,認同公司的文化,積極參與股東大會,關心公司發展。說他們是最富「股東行動主義」的人,也不為過。巴菲特就曾自誇波克夏的股票換手率超低,年度終結,有95%的股東依舊是老面孔,沒賣股票。
一切看似那麼美好。但是,波克夏自己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。
1996年波克夏發行B股。除原始的A股外,發行了一股是A股的五十分之一(1/50)的B股。發行的理由如《波克夏B股哪年分割發行出來的?》一文所詳述的:一些共同基金募資炒作波克夏股票,讓波克夏盛名受累。
2010年為了收購伯靈頓北方聖大菲鐵路公司(BNSF),波克夏又將原B股再分割成30份。新B股成了A股的一千五百分之一(1/1,500)。
愈來愈平價、親民的波克夏B股,流入愈來愈多股民、機構與基金的手中。波克夏親自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。
早期原始的波克夏股票,除巴菲特和孟格家族外,掌握在巴菲特的親朋好友手中。他們一來熟悉巴菲特,認同巴菲特,也親嘗巴菲特投資為他們帶來的鉅額財富。他們不隨意賣出持股,以擁有波克夏股票自豪,再加上帳面價值逐年提高,波克夏股價隨之大漲,買一股波克夏股票,所費不貲。於是,稀少的交易量,極低的換手率,形成一小群忠實的老股東。
但自波克夏發行B股後,親民的股價引進了大量的新股東。相對於老股東以自然人為主,新股東摻雜了更多的法人股東。相對於老股東持股心態的一致性,新股東持股目的多樣化了:有人買股試水溫,測試巴菲特的投資功力;有人只想參加波克夏股東大會,一睹股神真面目,聆聽二老親口說說投資經,甚至有機構投資人到此鍍鍍金--我覺得,那也無可厚非;更有人只是炒短線。
波克夏股票轉換的制度--A股可以任意轉換成B股,B股卻不能轉換成A股--也造成B股的數量愈來愈多。
大量的B股、便宜的股價、多元的新股東,造成波克夏B股每日的成交量都很大,約360萬股。打破了巴菲特曾自誇的低換手率、老面孔股東。
這樣新的股東結構是否也打破了波克夏股東「業主思維」的股東行動主義企業文化?
是。但是,正如潘朵拉盒子跑出來的除了噩兆外,還有「希望」。希望就是愈來愈多認同巴菲特主義投資觀的小股東加入了波克夏,使得巴菲特主義投資觀愈來愈顯學。這樣的發展更讓波克夏「業主思維」的股東行動主義企業文化愈加發揚、保留下去。未來若出現剛愎自用的執行長終會被這ㄧ群新股東聯手趕下台。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,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。所以你們不要為明天憂慮,因為明天有明天的憂慮!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受的了。」(瑪6:33~34) 即使,波克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,發行B股。投資波克夏,擁抱波克夏的股票,還是很棒的選擇。

2017年2月6日

巴菲特傳記--HBO巴菲特記錄片觀後心得

這部影片是以記錄片的方式描述巴菲特的一生,大部分敘說他與家人、朋友的關係,真正談到投資的部分不多。其實讀過《雪球--巴菲特傳》一書的人,對影片中的談話與情景都相當熟悉,沒有多大的意外,只是更多看到巴菲特生活與工作中的景物。
片中出現的長方體大樓,就是波克夏總部所在(並非整棟屬於波克夏)。巴菲特的辦公室位於12樓,他自己搭電梯上樓。他的辦公室內「真的」沒看見電腦!但是卻有了個液晶電視。巴菲特自己開車出門,影片中自己開車經由麥當勞的得來速買漢堡回辦公室吃。辦公室掛了他父親霍華·巴菲特的照片和一些紀念物品,部分的藏書和電話。你能想像:50年來,多少的股票投資案,多少的公司收購案,就是巴菲特在這個辦公室內去思考、去研究、去談判而做出的決策!在這,成就了今日波克夏偉大的投資報酬率、龐大的公司市值、《財星五百大》第四大的集團。
片中我們看到未來波克夏董事長接班人--巴菲特的長子霍華的談話。見證巴菲特將自己的財富--主要就是波克夏的股票--逐步捐給全球最大的慈善機構「比爾與美琳達·蓋茲基金會」。看到巴菲特父子女和蓋茲夫妻一起贊助慈善時,令人感動非常!當人生成就如此,名聲蜚然,富可敵國時,不禁想起聖經的教導:「你若把你的食糧施捨給飢餓的人,滿足貧窮者的心靈;那麼,你的光明要在黑暗中升起,你的幽暗將如中午。」(依58:10)
片中出現了巴菲特自己的房子--獨棟清幽的老房子,巴菲特的凱迪拉克轎車。我ㄧ直很吶悶:奧馬哈的治安為什麼那麼好?巴菲特都不用請保安?他都不會被人綁架勒贖?畢竟,在奧馬哈大家都認識他,認識他的車、他的家。
片尾出現波克夏股東大會,尤其是前年五月的50週年股東大會。影片中看到巴菲特搞笑的廣告--鼓勵股東參與,並在會中努力買、買、買子公司各式各樣的產品和服務。看到微軟創報人比爾·蓋茲全心地參與「波克夏」股東大會,甚至跟巴菲特比賽丟報紙。看到股東粉絲們圍繞著巴菲特轉,簽名、握手、拍照,巴菲特來者不拒。滿場股東會充滿了富足股東們的歡笑聲,片中看不到的,是更多求知若渴的股東來向巴菲特和孟格請益。我們的讀者有人有興趣親自參與今年波克夏股東大會,可以參考一下會中可以看什麼、聽什麼、做什麼。我們先祝福你。加油!
最讓我感動的ㄧ段,是巴菲特的髮妻蘇姍說到:「他就是坐在辦公室裏閱讀,讀ㄧ些其他人也讀得到的東西,但卻能轉化成非凡的作為。」
巴菲特在華人區稱作「股神」,大家視他的作為有如神級。然而,他所讀的書、資訊、財報也是我們一般人讀得到的。他卻能在閱讀中發現偉大的投資標的,估算出合適的內在價值與安全邊際,成就非凡的投資成就。這真是值得我們學習!我們可能沒辦法像巴菲特ㄧ樣,發現那麼多好公司、估算更正確的內在價值與安全邊際。但是,偶有的佳作,卻也能讓我們獲利匪淺,成就財務自由。
最近看《料理鼠王》一片讓我非常感動!片中老鼠們從老太太家逃難出來時,唯獨天才小廚師的主角小米抱走食神的食譜。這告訴我們:最能帶著走的是你吸收內化的知識。而片頭到片尾料理鼠王小米身上驗證食神的銘言:「料理非難事」。同樣,「投資非難事」!只要我們戮力為之,學習巴菲特之道。與各位共勉之!










2017年1月24日

最後交易日買進興航,等待剩餘權益的分配

今天(1/24)是台股春節前封關日,也是興航(6702)股票最後交易日。過完年,開盤的2/2興航將下市。我在最後三個交易日買進了興航的股票,等待它解散清算後剩餘股東權益的分配。
我會買進興航(6702)是看到不敗教主陳重銘老師的文章,他提到興航會想解散公司,是因為目前興航的資產大於負債,股東權益還有的分配。不然,它大可繼續撐著,讓政府救助,讓銀行紓困。
於是,我翻看了興航的財報--最後公布的財報是2016年第三季季報--當時,股東權益還有57.7億元,發行股數7.6億股,每股淨值BPS$7.6。這是在2016/12/21查的,當時股價$0.89,PBR=0.12。若是興航原股東看著股價在公司宣布解散的11/22當時,每股$6跌落到我注意時的$0.89,一定很難過,損失很慘重。
但我發現:興航股價若同之前的交易日一樣天天跌停,到下市前的最後交易日,股價應該會剩下$0.12的超低價。若興航解散清算後,付完員工薪水、資遣費,償還政府稅金、罰金和債權人的債務後,還有一些殘羹剩餚分配給股東。若我最後交易日買進的成本為$0.12,公司清算分配到最後,剩餘股東權益若還有1億元,我就損益兩平,不虧損。多出來的股東權益就是我賺的。相對於第三季末的總資產的228億元,1億元真是隨意可擠出來的錢。
同理,若買進興航均價$0.2,不虧損的話,只要它的股東權益還有剩1.5億元。1.5億元約占第三季股東權益的2.6%,機會蠻大的!買進的股票價格愈低,虧損機率也愈低,獲利機率將愈大,獲利也愈大。關鍵是在最後幾日交易日買進,投入可堪虧損的金額。輸,可輸得起;贏,勝率不低!
我打著如意算盤,既然興航已經公布股票下市的日期2/2,興航股價肯定持續下跌,只要在最後幾個交易日買,應該可以買到絕對低價(最後一天可能搶不太到)。我的操作方法:把要買興航股票的總資金➗4,在興航下市前最後四個交易日,每天以固定金額買不同張數的股票。
但算盤打得太如意,事不從人願。12月底,興航股價突然大漲,之後股價漲漲跌跌,似乎把流通在外約40%的股份--也就是分布在小股東手上的股票--洗淨,一一掃進大股東口袋。以致於我最後三個交易日買到的均價是每股$0.64,與期待的$0.12和$0.2差很多--因爲全額交割股的買進程序不熟,前第四個日沒買到,只買在後三個交易日。買進均價$0.64,PBR=0.084,若要我的投資不虧損,則興航清算到最後剩餘的股東權益需有4.9億元(小數點後第二位無條件進入法計算),占第三季股東權益57.7億元的8.5%或1/12。多出來的就是我賺的,勝率蠻高的!
當然,投資興航最後可能什麼都沒分到,這筆錢打水漂。所以,我投入的資金不多。也因此,本小利大利不大。這樣費神的關注與盤算,也讓我思考著:有必要花這麼大的精神在這件投資案上嗎?或許賺個經驗比較有用吧!等這筆投資損益已實現後,再向大家分享。



2017年1月12日

不要問我何時買股票、何時賣股票,你該自己做決定!

隨時股市愈來愈熱,投資人也愈來愈關切進場的時刻,有讀者、有網友就私訊問我:現在可以進場買波克夏嗎?可口可樂可以買嗎,多少錢買?美股、台股甚至陸股,有哪些可以買?現在是進場時機嗎?現在是換匯時機嗎?
基本上,回答這些問題都是很危險的事!這些都是該自己做的決定。你要買的股票,你對它的公司瞭解多少、研究多久、信心多大?你如何評估公司的內在價值,在你心中它每股值多少錢,你對它投資的安全邊際有多大?你對目前全球總經的看法如何,你能承受投資標的下跌多少,你能對別人的建議有多大的信心呢?
可能很多人無法完全回答這幾個問題,甚至回答完這些問題後也不能保證:過一段時間後答案依舊如此,尤其在股市風雲變色的時刻。
其實,我們常常真不瞭解自己!不瞭解自己怎麼思考、怎麼判斷,自己做決策的依據是什麼;不瞭解自己懂多少,對資訊的判讀能力;更不瞭解自己對別人,甚至對自己的信心有多少。其實,信任別人就是信任自己。你會認為這個人可信任,那是因為你自己接觸、分析與判斷後,認為他可信任。若事後反悔信任了這個人,覺得受騙,正是因為之前自己的判斷欺騙了自己,自己失去對自己的信任。
好,回到問題。波克夏、可口可樂、IBM 是不是值得投資的好公司?股神巴菲特就掌管了波克夏、投資了可口可樂和IBM。所以 ,沒問題,它們是好公司!
那它們現在的價格合不合理?巴菲特說:內在價值是評估公司價值的唯一標準。內在價值如何評估,我之前的文章提到:對波克夏和IBM 的評估法就不一樣。前者可以透過帳面價值來評估,也就是本淨比(PBR)的方法;後者則需要用年獲利的情況評估,也就是本益比(PER)的方法。而且,估出來的內在價值是個概略的預估值,不是一個絕對數字。甚至,巴菲特和孟格對同一公司估出的內在價值還不會相同。
所以,股票的價格合不合理,是要徹底研究過它才能知道的。本淨比(PBR)和本益比(PER)的方法並不能完全概括。但是,我的書《買進巴菲特,穩賺18%》又提出以本淨比(PBR)來評估波克夏的價格是否值得買進,豈不矛盾?那是因為我用了一本書(還包括了粉絲專頁及部落格週週的文章)來分析了波克夏,包括它的持股和投資策略、子公司和競爭優勢、管理者和接班計畫以及評估它內在價值的三大關鍵。因此,提出了對波克夏B股隨時買、隨便買、永遠不要賣的投資建議。這樣的投資建議要成功,首先是「不要賣」,再來是買價合理,也就是PBR <1.5 再買。
現在股市ㄧ片樂觀,波克夏股票到底可不可以持續買進了?PBR <1.5 買,現在波克夏到底有沒有達到買進的標準了?
我們看上週五BRK.B的收盤價$163.51。我們以波克夏官網公布的最後一次財報--第三季季報--來看,每股帳面價值BPS=$109.19,本淨比PBR =1.50。我ㄧ再強調這是落後本淨比,因為現在已是2017年1月,波克夏的BPS從2016/9/30至今「應該」又漲了。所以,現時本淨比應該會比較小。小多少?沒人知道。只能用自己的預期成長率去估。我書中提到波克夏的預期年成長率是15%,雖然這幾年沒達到,可是去年年末股市大漲,波克夏持股的市值也會大漲。我們就「樂觀ㄧ點」的預估它最後一季能達到年成長率15%,也就是年底會比第三季高15%➗4=3.75%。則BPS =$109.19*(1+3.75%)=$113.28,本淨比PBR=1.44,可以買進。符合隨時買、隨便買、永遠不要賣的原則。
雖說,預期現時本淨比PBR=1.44,可以買進。但是,要進一步加碼還是等ㄧ等。別忘了,我書寫到「積極買進」是在PBR <1.2 時,「用力買進」是在PBR <1.1 時!
至於,可口可樂可以買嗎?美股、台股、陸股現在可以買嗎?現在是進場時機,是換匯時機嗎?請不要再問我這樣的問題,你該自己做功課去瞭解,更重要的,先瞭解自己。瞭解自己的想法、思考模式、決策過程。甚至把這些過程寫下來,尤其寫下自己買進的理由與評估依據。別讓我為你做決定!你該自己做決定!
我可能會寫到哪些股票是好投資標的,也可能評估它們的合理價位區間。但是,你的投資決策是你自己做的決定,賺得錢是你自己的,當然賠錢也該自己負責。不要問人何時買股票、何時賣股票、買哪一檔股好,你該有定見!別讓別人為你做決定,你該自己做決定!

2016年12月26日

2017 投資展望

「我們有兩類預言家:無知的和不知道自己無知的。」「賠錢的人有兩種:ㄧ無所知和無所不知。」(節錄自《投資最重要的事》)孟格說:98%的時間, 我們對股市的認知是『不可知』!我們不知道股市會往哪裡走。」
既然未來是不可知,我們不預測未來股市的走勢,我們來看看現在所處的境況。

1. 美股大牛市已長達8年 (2009/3~2017/3) 
2008年的金融海嘯,大浪淘盡各項不良資產,海水退潮,讓留下的好公司回歸它們該有的價格。金融海嘯或許是近幾十年來最大的熊市,所以,下一次的熊市不會再比它更大。但是,牛市至今也走了8年,下一個熊市若說不近也不遠了。一旦國際政經陡變,資產泡沫破裂,都有可能引發熊市的到來。要我猜,我說熊市會在2017年來,不然就是2018年,再不然就是2019年,還有2020年⋯⋯總之,熊市總有一天會來到!就是不知是哪一年哪一天?美股是全球股市的領頭羊,以2008年金融海嘯全球股市的連動性看,美股大熊市也會引發各國股市的崩跌。不可不慎!

2. 川普總統的不確定性
美國是世界第一強國,掌握了全球政治、軍事、經濟影響力,甚至掌握了全球的糧食、能源和貨幣。正如其前國務卿季辛吉所言:「誰掌握糧食,就控制了人類;誰掌握能源,就控制了國家;誰掌握貨幣,就控制了世界。」21世紀初,美國的影響力無遠弗屆。然而,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川普,他到底想什麼,他到底會做什麼,對全球政經會造成怎麼樣的改變?沒有人說的準。
最近美中兩強因貿易保護主義而掀起的報復行為,已令人憂心重重。若真的形成貿易保護大戰,不只傷害中美兩國,全球經濟也會受到波及跟著衰退。這是2017年起的全球政經地雷。

3. 美國升息循環
美國聯準會(Fed) 12月開始十年後的第二次升息,並預告明年可能升息3次。當Fed開始升息後,我們存款的利息就會增加,相對借款的利息也會增加(以美國而言)。當增加到超過我們資金流動的限度時,我們會減少借貸,減少投資風險相對較高的股市、房地產甚至創業開店等標的,而將資金存入風險相對較低的銀行存款。個人如此,企業或組織亦如此,經濟活動因此逐步冷卻。
王博達《民國100年大泡沫》一書提到:「值得注意的是,在開始進入升息循環之後,股市與房地產市場並不會立刻出現暴跌的反應,反而通常會出現最後一波的急速上漲。這叫做『末升段』或者『邪惡的第五波』,而我則稱它為『最後的煙火』。」由美國升息循環開始,「最後的煙火」將結束這ㄧ波近十年的大牛市。

4. 中國資產泡沫
2008年金融海嘯,中國政府救經濟的方法,是政府舉債投資鐵路、公路基礎建設,另一種的寬鬆貨幣政策。此後,中國政府繼續擴大信貸額度,讓大量的資金在國營企業與民間流動。然而,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二十多年,尤其2000年後的加速進行,大陸該有的基礎設施差不多都滿足了。於是,氾濫的資金流向資產炒作:先炒房地產,炒完炒各種民生物質,例如豬肉價格、普洱茶價格等。炒完再炒股市,形成2015年股市的飆漲,其中不少是新創公司的股票--所謂的「創業版」。在連續十幾年兩位數的增長,以及股市、房市和民生物資等資產的瘋狂炒作後,中國經濟已存在巨大泡沫。
只是,我很好奇:為何這幾年不見大規模的泡沫崩裂,只有零星的小破裂?畢竟,任何泡沫的終點就是破裂。我想,可能是菁英式中國政府的操控頗有效果,且中國大陸地廣物博確有再成長的空間,加上廣大中國人民的確有實質的民生需求所致。但是,經濟的泡沫終點就是破裂。為中國而言,資產泡沫會在何時破裂?我們不知道。但是,雖不近,亦不遠矣,美中的貿易戰會是很好的觸媒。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,它的資產泡沫必會嚴重地波及全球。

如何布局投資呢?
巴菲特說:「別人貪婪時,我恐懼;別人恐懼時,我貪婪。」投資要能逢低買進績優股,也就是買進:(1)我們能了解的,(2)具有長期的良好展望,(3)由誠實稱職的經理人管理,(4)價格非常吸引人的上市公司股票。若如此,那以上4點就與你我無關了!
我說:建立「進可攻、退可守」的投資組合--將投資組合中的2/3、1/2 或最少1/3 買進波克夏股票,再把剩餘的1/3、1/2 或2/3 去買其他卓越公司的股票,進可攻、退可守,與贏家共創財富價值。
在我們持有便宜績優股之時,要保有一部分的現金,等待危機入市的機會。所以,手中有股票的,別急著賣;手中沒有股票的,更別急著買。先徹底研究所要買的股票,再堅守投資原則,等待絕妙機會,奮力出擊!
展望2017,讓我們再複習一次什麼是好投資:「投資就是與贏家共創價值!」願沉睡在馬槽中的嬰孩主耶穌賜福你我!

2016年12月20日

2016 我的投資回顧

聖誕鈴聲響起,救主耶穌降臨,歲末年終,回顧檢視。今年為我是個報酬豐碩的一年。不僅股票投資報酬率遠勝前幾年;寫作的投資書籍《買進巴菲特,穩賺18%》也銷售滿一年,獲得許多讀者的回響;ㄧ年來讀了許多書,融會貫通,消化反芻,創作了許多文章,得到讀者粉絲們的共鳴;最後,追隨耶穌基督的路上划向更深處,在我個人臉書專門分享耶穌的救恩,歡迎朋友們點進去閱讀。
年初陸股崩跌熔斷交易,年中英國脫歐公投闖關,年底美國大選川普當選,三大事件緊扣著股民的情緒。但除了年初陸股崩跌引發美股和台股ㄧ起大跌外,出乎意外的英國脫歐、川普當選都沒讓股市下挫很多,甚至年末還來個急漲,畫下甜美的句點。
空手的投資人錯過了一波波的漲幅,持股者也不一定享受得到價漲的美果。我很幸運!年初陸股崩跌時逐步大買了一些美股,加上前一年佈局的股票在微幅虧損後先蹲後跳,到年中、到年底都有不錯的漲幅。雖然,年中英國脫歐、年底川普當選,都沒有讓我有再危機入市撿便宜的機會。然而,幸運的背後卻有著一些堅持的歷程。
首先,我堅守自己書中所寫的「進可攻,退可守」的投資策略,堅持逢低買進波克夏到總持股的三分之一以上。波克夏股價我出書時已自高點落下,一直陷入盤整中。可是,隨著波克夏季報、年報的逐步出爐,盤整的股價相對公司帳面價值明顯偏低--以我書推薦的波克夏股票評價法「本淨比PBR 」來估算,價值明顯被低估--這正是逐步入手的好時刻。我逐步加碼,價格有高有低。今年初BRK.B 最低來到$123.55!我雖幸運買在$124,可惜買的不多。然而,波克夏股票倉位為我已足。這當中有位讀者ㄧ口氣下大單在$125,買得相當低價。由於他讀書之後的行動力,他現在應該是天天開心!讀者們很多讀了書就找我推薦開戶買波克夏,但是,我最終收到的推薦金比率少得可憐!我想,真正行動去買波克夏,甚至大買波克夏的讀者,比率應該很少。盤整的股價考驗人性!
其次,我抄底了好幾家公司的股票。今年最多的時候,我持有10檔股票,而且個個我都做過徹底研究,其中過半還買在接近最低價。所謂的「退可守」是買進波克夏,「進可攻」則是買進這些低價好股票。就是因為逢低買進,所以年初時我邊買邊虧損,當時我的持股價值最低虧到10% --帳面上的虧損。但是,我相信自己選股功課做得夠,買入價夠有安全邊際,所以年終終能嚐到甜頭。當然,在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大選前,我犯了些失誤,就是把這些低價買的優質股出清換取高位的現金比,這在我寫的《今年我所犯的投資失誤》一文中詳述了。到年終,這亂賣的失誤愈顯擴大。啊!我的CPA、C、AXP、COP和IBM !換個角度想,我現在保留的現金正是下次危機入市的利器,還有機會。
第三,我不過度預測未來。在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大選上,我保留中立的觀點,不採絕對的說法,說英國ㄧ定不脫歐、川普ㄧ定選不上。所以,在資產配置上,當時我沒有採取全壓注或全出清的操作方式。我選擇賣出部分持股增加現金倉位,等待危機入市良機,因為當時我持股倉位非常高。保留的持股我對它們都很有信心,我相信這些公司足夠優秀到安度各項危機,而且持股價夠低能抗下跌。對時事、對股價我不是神預測,只是堅持巴菲特主義投資:只買好公司,等待低價位。
今年(2015/12/31~2016/12/31),我的投資報酬率達25.0%,打敗台股大盤11.0%的漲幅,也打敗美股大盤道瓊指數11.5%的漲幅和S&P 500 指數8.5%的漲幅(年底數字更新)。感恩!
《買進巴菲特,穩賺18%》的出版,我覺得助人助己。助人以巴菲特的觀點投資股票、投資巴菲特自己的公司波克夏,創造財富價值、心靈價值。當然,更幫助自己整理思維,架構觀念,化作致富行動力。還有,結交了許多投資上的朋友。出書後建立了臉書「擁抱巴菲特(邱涵能)」粉絲專頁,並重新整理「共創價值投資」部落格。一年多來我不斷寫作部落文,不但共饗讀者和粉絲自己的投資觀點,更不時整理了自己的閱讀心得,啟發更多的創意、更深的領悟,開墾出造物主深埋在我心靈的潛能。因此,我也鼓勵讀者朋友們:寫下自己的學習心得、投資歷程、研究觀點,甚至彙集出書,必能利人利己。
最後,一個卓越的投資人不只需要豐富的知識、完整的觀念,更需要自律的生活與心靈。自律(Self-discipline)、公義(Justly)、虔誠(Godly)正是我認為一位巴菲特主義投資人應該在平日生活中磨練、惕勵,努力以赴的方式。我以基督的福音和大家共勉:「天主的救恩,引導我們捨棄罪惡的生活,和世俗的誘惑,助我們在世過自律、公義、虔敬的生活,以期待所希望的幸福。」(弟 2:11~13)

2016年12月12日

盯緊口袋股的獲利力與合理價

美國大選川普當選,股市竟沒有像大家預期的大跌,反而天天上漲。不管台股、美股、日股、陸股、德股都一吐怨氣,小碎步上漲。
隨著股市日漲,投資人的情緒也嗨了起來。岀版社和書店抓住這波樂觀情緒,大推理財投資書籍和相關商品。我的書《買進巴菲特,穩賺18%》之前已在家樂福下架了,最近又再度上架,還備份好幾本促銷。粉絲專頁的點讚率也一下子提升起來。看來大家對股市的未來ㄧ片樂觀。
股市樂觀時不是很好的買點,雖然說不會馬上看到大跌,但是相對前一段日子的低迷,現在買的價格相對沒這麼甜。
以波克夏來說,BRK.B上週(12/9)收 $164.86 ,以Q3每股帳面價值 $109.19來算,落後本益比PBR=1.51,已經超過我書上寫的合理買進價了。雖然預期本益比(12/9)可能還在1.5倍以下。若在11月初(11/1) $143.63買,PBR=1.32,還比較甜美。
未來股市還是小碎步的慢漲,還有上漲的空間。若天天開心地急漲,那崩跌可能不遠。
巴菲特和孟格不太以總體經濟來看投資,但細究個別公司的長久獲利能力,與股價相對內在價值差異。我們就盯緊幾個口袋股的獲利力與股價的合理性,外在總經環境參考就好。